而且收得比放权之前还要紧

2020-11-18 00:03

一家建设陶瓷生产线的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最近建设的生产线都是使用清洁能源的生产线,而烧煤等传统落后的生产线接不到单子,原因就是在上游,根据政府的负面清单,陶瓷行业必须使用清洁能源(天然气、石油气和电等),且工业废水零排放,为此一些陶瓷厂新建厂房必须使用清洁能源,他们在下游的企业也必须做出改变甚至是创新。

对此,邓伟根表示,对于权力透明化,佛山南海除了制定出权力清单,同时,将全部政府服务即权力清单公布到网络上,如南海政务网南海一点通,实行网络行政,老百姓对政府权力及是否依法行政一目了然。“只要使权力阳光透明,政府就会是有限政府,中央说把权力关进笼子里,从南海的实践来看就是要关到网络的笼子。”

日前,佛山市南海区发布广东省首份行政审批“负面清单”。与南海“负面清单”同时公布的还有“准许清单”和“监管清单”,三份清单一起纳入网络审批和监督系统。这一创新之举,使政府与市场的边界更加清晰。

记者了解到,依托网络技术逐步开展行政审批标准化,并将审批等服务向镇、村下放,佛山南海大大提高了政府的效能。2013年以来,南海区行政审批精简事项345项,精简率达51%,区下放镇街事项259项,占全部事项的67%,镇街80%事项可在村居办理。其中去年1—10月,三级行政审批系统共受理事项196.3万件,按时办结率98.85%,5天办结169.1万,占总比例86.11%,其中即时办结101.9万,占总比例51.94%。

据介绍,南海区的负面清单属于投资准入管理范畴,即政府以清单方式明确列出禁止和限制企业投资经营的行业、领域、项目等。其中,在外商投资产业领域,共列入78项限制项目、38项禁止项目;在一般企业投资领域,共列入107项限制项目、119项禁止项目,包含农林业、石化化工等行业;在区域发展领域,结合南海本地实际,重点列入南海经济开发区等6个区域的各自限制或禁止项目;在环境保护领域,共列入畜牧养殖业、陶瓷行业等7个行业的各自限制或禁止项目。

十八届三中全会吹响了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集结号,其中的核心就是深化行政体制改革,转变政府职能,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。但客观地讲,关于如何改革行政体制,如何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,许多地方的主政者尚未理清头绪。

三张清单划清政府市场边界

对于转变政府职能、改革行政体制而言,实现标准化审批、权力透明、网络行政,仅仅是关键的第一步。记者了解到,佛山南海还将通过建立立体化、全方位的监督网络,进一步实现把行政权力关到“笼子”里。(《中国经济周刊》 记者 刘德炳 邹锡兰︱广东佛山报道)

上述三个清单如何出炉,佛山南海又是如何管住政府这只有形的手呢?南海的改革之路,对全国正在进行的行政体制改革,又将有哪些启示?佛山南海区相关负责人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专访,畅谈南海简政放权思路。

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,中央把简政放权作为深化改革的“当头炮”,力推将权力关进笼子里。今年全国两会后,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,并将简政放权作为今年改革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。

事实上,近年来有些地方也在倡导简政放权,但是效果并不好,甚至是运行了一段时间以后,受到既得利益等种种因素的干扰,又开始收权,而且收得比放权之前还要紧。

记者打开南海政务网,点击南海一点通,看到一点通业务被分为社区、民生、企业、旅游等几个方面,记者随即进入民生一点通,点击住房服务,各类住房服务的相关政策一目了然;而且网页上还开通了网上在线办理环节。记者又点开企业一点通,进入到立项审批这一网页,只见网页上清晰写着“共16个服务事项,其中12项可在线申办”,每一项服务均有其标准,既能方便群众,又能提高行政效率。

邓伟根进一步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,改变自由裁量权的办法就是行政审批标准化,政府工作人员只能说行或不行,而不能说“研究一下”,如此一来就没有寻租空间了,即制定不同行业、不同区域的审批标准,政府各部门把“抽屉”、“口袋”、“脑袋”里的标准与要求放到桌面上,形成统一标准和流程图。把准入资格条件格式化,把审批要求、前置条件罗列清楚,符合条件的予以审批,不符合条件的现场予以解释说明,申请人只要严格按照审批标准的步骤要求办理,就一定能通过审批。

佛山南海区委书记邓伟根向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说:“负面清单、准许清单、监管清单分别对应行政审批的事前、事中、事后,‘三单’管理模式实际上是实现了对权力全链条的监管。”

邓伟根进一步说,简政放权、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,其实质就是将政府这只有形的手即权力关进笼子,关进制度的笼子,关进法律的笼子。

通过标准化打破权力寻租空间

一位长期研究行政体制改革的专家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,要实现行政审批标准化,必然要求行政权力透明化。

邓伟根表示,有些地方确实存在这种情况,其实导致这种局面的原因就是利益空间或者说权力寻租空间的存在,令有些地方或部门难以割舍,说得再形象一点,就是有较大的自由裁量权,这个是既得利益者所看重的。而从佛山的改革来看,关键就是取消了自由裁量权,没有了自由裁量权,简单说就是没有了权力寻租空间,就没有人紧紧地抓住权力不放,自然而然就放权了。因为政府权力如果没有了自由裁量权,反而还要担责,那这种权力就很少会被人觊觎、滥用。

尽管当前多个地方政府在实践探索,但有不少地方进展较慢甚至举步不前。与之形成对比的是,广东佛山南海区通过发布“负面清单”、“准许清单”和“监管清单”,简政放权,开展行政体制改革、抑制住政府有形的手。

邓伟根向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,“广东历来都是市场经济改革的先导者,南海正是如此,从南海的实践来看,我们对政府的整个权力运行清单进行了梳理,确保运行是透明的,同时政府的自由裁量权大大的压缩了,另外在市场准入上对民营企业几乎全部放开,从而激发了市场的活力。”

准许清单属于政府审批服务范畴,列明政府职能部门准予个人、企业或其他组织从事特定活动的项目,包括行政许可、非行政许可审批、社会服务事项以及鼓励性投资项目。监管清单则属于市场监管体系范畴,列明政府职能部门各种审批后续监管措施,包括分级分类管理措施、黑名单管理措施等。黑名单管理措施是指把违法违规企业的基本信息记录在案,然后进行惩戒和规范企业生产经营的措施。